• 2011-02-06

    【置顶】乔迁 - [花鸟余情]

    Tag:博客

      受够了blogbus的审核啦。

      地址:http://hyqinglan.net/

  • 2011-01-03

    绝句·佳节 - [湖月抄]

    Tag:诗歌 生活

      逢节心情总不佳,劈哩啪啦。于是诿卸外物。

      欲语复烟横,
      离离总三更。
      闲灯扶落日,
      暮雨咽竹声。

  • 2010-12-21

    七律·再别 - [湖月抄]

    Tag:生活 诗歌

      午后再别璐妍于火车站。略感疲倦,登车小睡。醒转已不知是何时,而江面盘雾,见景生情,乃有此言。

      梅花尚在短亭前,驿寄何甘铁道颠。
      梦醒无时归万里,峰回有路过千帆。
      云垂日落风衔泪,地破天合水捧烟。
      纵使江山登会意,相逢往...

  •   作为置顶帖发表在百度雪之少女贴吧:http://post.baidu.com/f?kz=956471323

      昨天上海下了雪。下得全无征兆,又尽在预测之中——正在前天新闻播出的时候,我还不以为然,认为上海珍贵的雪景不会就此轻易地到来。可是我毕竟错了,因为雪确...

  •   观叶少蕴点绛唇词。感其时;乃从其韵,仿其体,为己情。

      洇咽楼台,
      寂撩烟雨寒窗傍。
      共君难忘,
      七步沾罗帐。

      杨柳春归,
      谁比天崖望?
      不思量。
      少年狂妄,
      明月悬空巷。

  •   题:惶然不觉,已经月没有在这里述说自己的心情。可是,亲爱的,你们告诉我,这毕竟是好,还是坏呢?是我的忧虑少了,还是顾虑多了呢?我心里疑惑,只期盼看到它的你可以向我作答——我被湮灭的纯真,终归还在吗?

      这两个月来,心情总不...

  •   话题:目光 得分:52/70

      从小我们便熟记苏轼的《题西林壁》,曰:“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由是可见目光之为物,实在是神奇得可以;有时只消轻挪一步,以另一角度观之,所得就是完全不同的光景。
      在漫长的历史之流中,对于同一...

  •   有趣的是,那老师看着最后一张茫然地问我,这书是写什么的?

  • 2010-10-23

    天苍妙墓志铭 - [细流抄]

    Tag:生活 贴吧

      天苍、讳妙、益州成都人。家学渊源、世代书香。父为丹青、闻名阡陌。尝学于石室文翁、独擅辞文。后遭折磨、历摧伤、终有所成。登崇百度、风华绝代、一时无两。

      苍少清贫、好读书。有女乐之、则值恩科、奈何相离。自是悲恨相续、手不释书。亡资财、...

  •   这些天在网上浏览时,又看见一些爱好者们对于武将通称——尤其是官名通称——产生了许多疑问,于是心下便存了一个念头,要把这些关于官名通称的知识整理成文。恰此十一佳节,时间上有了余裕,便有了这篇小文问世;个中纰漏,请诸位不吝指出...

  •   暮云海上弄潮生。
      是东风,
      是秋风?
      遮末寒烟,
      扶我泪千成。
      十里莺歌时有尽。
      乱红毕,
      对潇湘,
      莫我鸣。
     
      忆昔忆兮香自盈。
      杨柳青,

  • 后记
      原本只是五月份想写的一个小品;不知不觉竟拖到现在,也越拖越长,终于像个中篇一样了。现在我也不知道这到底算是什么样的体裁了;传记?小说?历史特写?历史传奇?只记得弄这样一篇东西的初衷是希望大家能够记住拉法耶特这样的一个人。正因为有着像他们这样可爱的人存在,我们的世界才变得更加美丽。
      第一次写带文艺性质的历史作品。挑了他生涯里最有转折意义的几天详写,权当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试探吧。其中不足,望各位不吝指出。谢谢!
     ...

  • 射穿谎言的子弹

      斐扬俱乐部的成立并没有改变革命的局势。实际上,离聚会还不到十二个小时,他们就受到了来自大街另一边的致命挑战。
      从清晨开始,一封署名为J.P.布里索[29]的请愿书就在巴黎市民之间传开了。请愿书拒绝承认议会七月十五日的决议——它质疑议会的权限,强调国家的最高主权属于国民,进而再次要求国王路易十六退位。它的原稿被安置在战神广场的祖国祭坛上供人阅览;起先也只不过零星地...

  • 序 

      在时代的大潮中,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貌似平静的水面,实际上暗藏杀机;只要稍有些不安的因素出现——也许是一场暴雨、一次地震,甚至于一根过分昂贵的面包,都足以掀起滔天的洪水。
      一七八七年的法兰西王国便是如此。在那之前的是路易十六长期宽容但毫无建树的统治;而仅仅两年之后,追求进步的人民就迸发出令全欧洲都为之胆颤的声音。怒涛把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宠儿推向了变革的风口浪尖。他们中的有些...

  • 2010-09-04

    SOS

    Tag:
    SOS

  • 2010-08-27

    启用新论坛 - [花鸟余情]

    Tag:生活

      境外的,不解释。
      http://hyqinglan.forum-free.net/

  •   这些天在家作业,窗外事知之甚少,舟曲洪水只略有耳闻。
      今晨打开电视,终于对此有了些了解,因为所有台只播这一个节目。后来上网一看才知又是全国哀悼日。近年来,这已是第三次了吧!只是时过境迁,一次又一次地哀悼下来,心情难免有些变化。

      犹记得汶川地震那年,我才只高中二年级。那时候对于这些事情还是很热心的,捐款捐物;谈起国家兴亡,心中充满豪情。翻看自己那一时期的杂文,大抵如此。如:《一时杂事》、《那些烧掉的...

  •   《逃向自由的夹隙》经常被吞,我很无奈。索性都删了,
      先改到这里连载:http://hyqinglan.uueasy.com/read-htm-tid-117.html。等全部写完了再一次性发过来,之前如果有留言就留这吧。 

      更新进度:第四节,英雄的最后一天。

  •   根据以下材料,自选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今年1月,华裔耶鲁毕业生张磊向耶鲁大学管理学院(SOM)捐赠8888888美元。张磊出生于中国中部,曾是高考状元,他曾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国际金融,1998年至2002年在耶鲁读MBA,并获得国际关系硕士学位,张磊在解释向耶鲁捐款的行为时说,因为耶鲁改变了他的一生。
      张磊这一做法也引来诸多不同的议论。

      感恩本...

  • 2010-04-23

    Bye bye beautiful - [花鸟余情]

    Tag:音乐

      我不知道现在这种时候,在Blog里发自己喜欢的音乐会是怎么样呢?这是很久之前喜欢做的事情,现在也只有君望还坚持着。
      生活压力一大起来,摇滚真的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不过还不到学王书林他们听黑金死金的程度。有些累,那就来首交响金属。

      Artist:Nightwish
      Album:Dark passion play

      Finally the hil...

  • 2010-04-20

    一段小视频 - [花鸟余情]

    Tag:生活
        赵匡明愚人节偷拍作品,地点:乐天酸菜鱼。

  •   海尘息,
      闲看雾。
      碧火连江,
      笑引千帆渡。
      莫问清风谁作主,
      玉盏金樽,
      往事全凭土。

      念昔夕,
      鸦片苦。
      怎觅封侯?
      漫漫山河路。
    ...

  • 2010-04-09

    御街行·望湘 - [湖月抄]

    Tag:诗歌

      烟波细水江南媚。
      雁北落,
      梅花坠。
      多情何自幸桃园?
      长恨杨枝如翠。
      东风过去,
      莺歌千里,
      惟有潇湘缀。

      孤城月影遥相对。
      夜已竟,
      晗曦美。
    ...

  •   赤军参议阁下的《乱·龙》,去年早在天涯拜读过了;只是后来因为出版社的要求,小说最末亦是最精彩的部分未能在网络上连载,于读者眼中看来,难免意犹未尽。大约半年以后,在战联上听到这部小说已经出版的消息,自是喜不自胜,只因俗务缠身,竟没有抽出空闲来一饱眼福。然前几日去新华书店购置教材,正巧在一侧的的历史书架上看见,当即买回家来,未及盖下藏书朱印,便迫不及待地捧在手里翻阅。只觉得久别之下,文章潇洒依旧;洋洋洒洒也都如上杉谦信的兵法一般,力道一触即发,一拂则去,实可谓挥洒随意,收放自如。文如其...

  •   从长阳新苑出门向东不过二里,便可看见雄伟的杨浦大桥引桥黑压压地横在头顶。引桥的一头通向过江的杨浦大桥,另一头则连结着四通八达的内环高架路。它所处的位置正扼在了交通的咽喉——向北,作为杨浦区中枢要道之一的的黄兴路就在这里出发,开始了它绵延数公里的征途;向南走到尽头则是宁国路轮渡口,接着便是横断上海东西的母亲河黄浦江。正是在这样的路口——长阳路黄兴路路口的东南角,曾经并列着两栋有些特别的白房子。
      南首的一座里出入的大多是和...

  • 2010-02-25

    弃笔关博

    Tag:博客

      即日起无限期停止更新。

    和月清岚 2010年2月25日

  •   杨柳纷纷凝碧璐,
      散入春风几度。
      细雨兼白露,
      仿佛泪眼湿寒暮。

      雾里看花花似雾,
      最是飘摇彳亍。
      问尽相思苦,
      那时还道人归处。

  •   旧岁辞时寒意小。
      梅雪犹香,
      怎奈东风扫。
      冬去春来花更好,
      丛芳只恋暄妍貌。

      执手皇皇人却笑。
      笑也无言,
      言在心头绕。
      车到离处方恨早,
      横笛鸣作长亭调。
    &n...

  •   又是一个春秋。日历翻新,北国风光又笼罩进朴素的白。儿时听人说雪,总是充满钦羡;雪人、雪橇和那银白的世界早在课文里读得多了,就连美人也要以白雪为名;雪也因而成了我们心中最美的意象。但生在上海的我鲜少有机会亲历真实的雪,似北地那种经冬不化的素裹更是无缘得见;一来一去,这憧憬也便越积越深。
      此行去天津,虽未有雪花天降,但冻结的海河已足以教我惊叹——此前我还从未见过河水结冰的场景,更不待提凿冰垂钓的游人。自诩为雪国的守护者,一直写雪国的前言,却不知雪...

  •   要从网吧出来时,天色已晚了。肚里传来些许空虚之感觉,念及少顷还须骑车回家,便想寻些零食果腹。
      下了阶梯,迎面来的首先是菜场独有之腥臊,但却也不如我刚进网吧时厉害了;因为那早已开始歇息,所剩下的徒傍晚繁华之余温而已。但正在此时,竟有另一种馥郁之香气冲我袭来;略息片刻,便晓得乃是烧烤的味道。
      烧烤?倒是不错。我盘算着如何满足溢开来的食欲。串烤金针菇,不二之选;自从韦祈豪向我推介以来,我已吃过多次,确是一时脍炙,百吃不厌。各处摊上烤出之味道虽...

  •   雾淡黄昏,
      云垂烟际,
      贪杯怎耐佳人语。
      昨时星汉莫如今,
      良辰遥若惊鸿去。

      朝偎南柯,
      夜扶寒玉,
      梦回千里芳心泣。
      可怜细雨不关情,
      奈何却问离人绪?